时评-特宏兴之后

培训器材 admin 评论

宜兰县苏澳籍渔船「特宏兴368号」,发生两名台籍干部下落不明,二台籍、九印尼渔工的「特」船船员结构,却是渔村的缩影。年轻人不愿投入渔业工作,老船长渐显凋零,纵使多数外籍渔工与在地渔民相处融洽,但少了新血挹注,传统渔业势将逐渐没落。 不论本国籍

宜兰县苏澳籍渔船「特宏兴368号」,发生两名台籍干部下落不明,二台籍、九印尼渔工的「特」船船员结构,却是渔村的缩影。年轻人不愿投入渔业工作,老船长渐显凋零,纵使多数外籍渔工与在地渔民相处融洽,但少了新血挹注,传统渔业势将逐渐没落。

不论本国籍或外国籍,在同一艘船上本来应生存与共,如今却发生疑似外籍渔工杀害台籍干部事件,不得不检视长久被忽视的问题─南方澳渔港的劳动结构。当渔业大环境不佳,少有台湾新血加入,外籍渔工逐渐成为南方澳渔港主力,远洋、近海渔船尽是如此。

走访这个小渔村随处可见,说着不同语言的外籍渔工,对船东、台籍船长来说,没有他们就无法出海讨生活,陆地上彼此是聘雇关係,到了海上则是生存相依的伙伴,双方平时相处融洽,船东不仅提供食宿,也时常发放奖金鼓励,外籍渔工则在工作结束后,相聚聊天、甚至踢足球。

每到假日这个小渔村涌入外地观光客,他们吃海鲜、造访有名的金妈祖,漫步内埤情人湾、坐在餐厅赏海景等,在用相机捕捉瞬间的当下,他们或许发现外籍渔工是此地随处即景,却不会看见其背后的隐忧,台湾渔民哪里去了?

一路看着南方澳渔港蜕变,苏澳区渔会总干事林月英多次感叹,台湾年轻人不愿从事渔业,「一艘艘渔船就这样消失了…」这个小渔村全盛时期多达两万多人,如今却只剩八千多人,再不正视这个问题,隐于观光荣景的渔村本色恐将消失殆尽。

(中国时报)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
网友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