戏曲也要换人做做看?

源头学问 admin 评论

近日一些戏曲界人士联名上书总统,要求撤换台湾戏曲学院校长。理由是,现任校长独厚客家戏,造成京戏水準下降,不换校长无法挽救台湾的戏曲。这些大动作引起媒体关注,俨然成了戏曲的政治事件。抗争人士中,不乏知名演艺工作者。笔者向来肯定他们对台湾戏曲

近日一些戏曲界人士联名上书总统,要求撤换台湾戏曲学院校长。理由是,现任校长独厚客家戏,造成京戏水準下降,不换校长无法挽救台湾的戏曲。这些大动作引起媒体关注,俨然成了戏曲的政治事件。抗争人士中,不乏知名演艺工作者。笔者向来肯定他们对台湾戏曲的贡献,但是对于他们抗争的内容,却有些不解,甚至觉得缺乏说服力。

只要稍为了解台湾教育现况的人,大概都知道,这些年来,台湾各级学校校长的权力实已大不如前,他们很多决策常受到多方牵制,不易专断独行,但却又往往要负很大的责任。只凭一个权力处处受限的领导者,要能摧毁在台湾已扎根数十年的剧种,也未免太「神」了。即使校长权力很大,但是否真如他们所言,因为独厚客家戏而导致京剧水準下降呢?若是如此,那表示客家戏的水準已经了超越京戏?恐怕没有人会相信。他们之所以认为独厚客家戏,是因为校长请京戏老师去教客家戏学生。这样的指控,更是不了解台湾戏曲的发展。

廿世纪初,京戏高度发展,成为中国戏曲的龙头,对各个地方戏曲产生深远的影响。当时台湾虽受日本殖民统治,民间却也对京戏如痴如狂。许多京戏班渡海来台演出,大受欢迎,后来有些演员还留在台湾教戏。这段期间,歌仔戏与客家戏,大量吸收了京戏的元素,无论戏码、唱腔、身段、文武场,都看得到京戏的影子。

当年各戏曲交流如此密切,证明传统戏曲之间是相通的,尤其基本功更是大同小异。所以,请京戏老师教客家戏学生,再正常不过。何况早在客家戏科成立以前,歌仔戏科也有请京戏老师教课,怎幺就没听人质疑过独厚歌仔戏?

京戏在台湾确实受过打压,但不是现在,而是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,台湾本土力量随着民主运动兴起,要求戏曲资源重新分配。于是,三军剧团、国光剧校等原本被大量「独厚」的京戏单位,裁的裁,併的併。奇怪的是,在京戏遭劫的那几年,戏曲界没人敢吭一声,现在却纷纷跳出来,集中火力砲轰一人,这种对人不对事的态度,似乎有欠理性。倘使校长有该检讨的地方,那幺,他们或许更该批判从前决定裁併京戏单位的决策者与政治人物。遗憾的是,笔者记得当年只听到李敖一人大声反对,其胆识不得不令人敬佩。

假使剧校学生真的素质低落,校长固然难辞其咎,但也必须自师资、课程、学生素质,乃至整个大环境等所有因素做全面检讨。将台湾戏曲发展的希望,完全寄託于一人,或将责任完全归咎于一人,似乎太过沉重。如果泛政治化地,遇到问题就只想「换人做做看」,那幺是否真能挽救台湾的戏曲,是很令人怀疑的。(作者为研究人员)

(中国时报)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
网友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