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以正专栏-乌克兰大选 俄虎视眈眈

培训故事 admin 评论

上星期,举世媒体报导与评论的重点,都围绕着欧巴马就职一周年打转,无人注意世界其它角落发生的大小事件。但事实上,还有更具时间性的新闻。像是在俄罗斯联邦西陲、白俄罗斯之南、黑海与亚索夫海(SeaofAzov)岸边的乌克兰共和国,在元月二十日举行的总统大

上星期,举世媒体报导与评论的重点,都围绕着欧巴马就职一周年打转,无人注意世界其它角落发生的大小事件。但事实上,还有更具时间性的新闻。像是在俄罗斯联邦西陲、白俄罗斯之南、黑海与亚索夫海(SeaofAzov)岸边的乌克兰共和国,在元月二十日举行的总统大选。

这是场备受瞩目的选举。不但联合国、欧盟、美国与「经济合作发展组织」都派出观察团,命运与共的邻国如亚塞拜然、白俄罗斯乃至东欧国家从波兰到罗马尼亚,都派员到乌克兰首都基辅(Kiev)及各大城市严密观察。为什幺呢?因为各国都怕俄国总理普丁会耍出什幺新花招,把乌克兰硬生生地重新纳入俄国版图。

佔地六○三六二八平方公里、人口达四千六百万人的乌克兰,虽然人种、语言与俄罗斯全然不同,十九世纪起就被俄国视为禁脔。列宁领导的布尔希维克革命成功后,一九二二年乌克兰大部分土地成为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(USSR)」的组成分子;极小部份则併入奥匈帝国。

史达林为抚平乌克兰人的情绪,一九四四年在旧金山创立联合国时,坚持把乌克兰和白俄罗斯都成为正式会员国。世人当时只以为这是前苏联横行霸道、企图在联大多两票的手段,很少人费神去了解内中真相。到一九九一年苏联瓦解后,乌克兰、白俄罗斯、摩尔达维亚(Moldavia)以及更南边的乔治亚、阿美尼亚(Armenia)、亚塞拜然等国纷纷乘机独立,对俄罗斯人的自尊是很大的打击。乌克兰政府为委曲求全,把军港Sevastopol签订长期租借协定,给俄国做为黑海舰队基地,只求莫斯科别再来找麻烦。

苏联解体后才独立的东欧小国,进入九○年代后,面对的课题是如何改变经济体质,逐步转化成自由市场。其结果是它们的经济过度依赖以欧元为单位的外债。乌克兰便是典型一例,前年春季到去年同时期,它的国民总生产额贬值了百分之廿。但按购买力平均计算仍达三三七二亿美元,折算成个人生产额,名义上有七三四二美元,实际仅较半数略多。

乌克兰人一心追求民主自由,他们最引以为傲的,是二○○四年底到二○○五年初的所谓「橘色革命(OrangeRevolution)」。在此之前,乌克兰政府办理选举时,学会了俄国习见的贪汙腐败,威逼利诱,乃至公然做票,早已激起民怨。那次总统选举,政府支持的候选人叫雅奴科维奇(VictorYanukovych),他竞选的对手叫尤申科(VictorYushenko)。两人初选结果,因为政府动了手脚,得票率都未过半,依法须重办选举。

乌克兰老百姓生气了,此后一个多月裏,人民天天上街抗议、静坐、罢工、游行。人数最多时,号称有百万人身穿橘红色上衣,聚集在基辅市中心的独立广场示威,不肯解散,照片看来一片橘红色的人海,政府无法驱散。僵持一个多月后,选举诉讼打到最高法院,才把灌了水的初选结果撤销。

重新选举时,各国都派遣观察员参加监督,计票结果,证明尤申科以五二%对四四%得胜,二○○五年一月廿三日就职。尤申科是经济学家,做过中央银行总裁、内阁总理。因反对政府,被推为「我们乌克兰人民自卫集团(OurUkraine-People’s-Self-DefenseBloc,简称OurUkraine党)」,二○○五年当选总统。他的政绩虽然不错,但受金融风暴之累,这次不识相地再出马竞选,只获得五.四五%,自毁清誉。尤申科只好装出一副政治家模样,宣称选举公平公正,毫无偏颇,各国观察人员也都同意他这番话。

元月二十日投票的结果,因十八位候选人杀得天昏地暗,无人能获宪法规定的过半数;预定二月七日仅就得票最多两人中,举行第二轮投票,胜者始为当选。

特别之处,其中一位是金髮美女,名叫YuliaTimoshenko。经济学教授出身的她,可不是一般所谓的花瓶,在「祖国党(FatherlandParty)」裏有她自己的派系;曾多次当选议员,还做过两次内阁总理,被公认为尤申科挑选的继位人。另外一位叫ViktorYanukovitch,因参与橘色革命而声名大噪。此人木讷寡言,屡次被对手要求公开辩论,总是迴避不肯(见图,美联社)。如仅是两人争夺大位,倒也罢了。问题在俄国虎视眈眈,而乌克兰希望能加入欧盟和北大西洋公约,两国利益直接冲突。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
网友最新评论